干部工作 人才工作
干部教育 干部监督
自身建设 财务公开
党建动态
农村党建
街道社区 机关党建
企业党建 非公党建
党员管理
远程教育
典型事迹 政策法规
党史资料 党务问答
热点聚焦
警示教育
纪律提醒
廉政课堂
网上党校
社区大讲堂
农村大课堂
微型党课
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19年7月27日)
【征求意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
全市党员教育电视片观摩交流活动作品报名
市基层组织整顿工作组举报方式有哪些?
龙煤集团移交哈尔滨市 社保经办人员拟录
 
深入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 扎实开展作风
驻村工作队:向阳而行,共筑美丽村庄
十九大代表——荀笑红
2017年哈尔滨市市直机关公开遴选(选调)
郑州探索“一征三议两公开”工作法,社区
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16年11月11日
【公示】关于公示2018年公务员考试哈尔滨
关于公示2017年公务员考试哈尔滨市党群部
党组织如何审查发展对象遵纪守法和遵守社
国家电网公司完善需求导向加强干部培训
哈尔滨先锋网信息页 >>返回首页
《诞生:共和国孕育的十个月》连载(3) 毛泽东访苏的行程为什么一拖再拖?
时间:2019-08-01 14:53来源:党史频道——人民网 作者:-1 点击:

二月。毛泽东以学生的姿态向苏联党的代表米高扬阐述关于新的共和国的理念。华北《人民日报》搬进了北平城,并出版了北平版,新的首都已经有了新的模样。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播种机”变成了“工作队”,开始为接收城市储备干部。国共和谈的序幕在本月拉开。根据地的政权建设已经看出新国家的雏形。

还是在1947年,毛泽东就有了访问苏联的想法,都已经谈到苏联派飞机来哈尔滨接的程度。后来,被斯大林以毛泽东的离开对作战不利等理由推掉了。到了1948年4月,随着华北大部和东北的即将解放,毛泽东访问苏联的心情愈加迫切起来。之前,毛泽东通过其他渠道报告过中国解放战争的进程,还专门写过一封信给斯大林,甚至谈到建立新中国问题和未来的国际支持问题,希望斯大林同志了解情况。1948年4月26日,毛泽东在城南庄致电斯大林说:“我决定提早动身赴苏联。拟于月初从河北省石家庄北100公里处阜平县出发,在军队掩护下过平张铁路……可能于6月初或中旬到达哈尔滨。然后从哈尔滨到贵国……我将就政治、军事、经济和其他重要问题同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同志们商谈和请教……此外,如果可能,我还想往东欧和东南欧国家一行,考察人民阵线工作和其他工作形式。”

3天后,斯大林回电同意毛泽东的请求,关于随从人员和随身的苏联医生,也同意毛泽东的安排。最后说:“同意在哈尔滨留一部电台。其他一切面议。”

为了护送毛泽东的行动,部队都进行了调动。当时负责这一工作的杨成武回忆:他接到命令赶到城南庄后,“毛主席听完了我的汇报,向我谈了当前的大好形势……提出了新的具体任务,让我负责,选一个我熟悉的、战斗力最强的师,由我带着,准备护送他到东北去……聂司令员、赵参谋长和我连夜商量,挑选执行这项特殊任务的部队,决定调战斗力很强的第二纵队第四旅前往。挑选这支部队护送毛主席,我们是放心的。“接着,我们又研究了行动路线,选择了过平绥铁路的地点。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们又到毛主席那里,报告了我们昨夜研究的情况。毛主席表示同意,又问他还有什么指示,他说没有了,我们这才离开了城南庄。”

可是,过了十几天后,任务撤销了,斯大林又找到一个借口把毛泽东的行程推到了11月底。当时,中国共产党确实有许多问题要请教老大哥,所以,毛泽东心情不悦但也忍了。1948年9月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后,毛泽东又致电斯大林,提出访苏要求,按照新约定的时间,在11月底动身。但是,这时毛泽东已经下决心与国民党军主力决战,三大战役拉开了序幕,毛泽东想把动身的时间延后到12月底。这一次,又被斯大林找借口拒绝了。

据苏联党派给毛泽东的保健医生安·雅·奥尔洛夫1948年8月28日发往莫斯科的电报中说:他最近同毛泽东有过一次谈话,谈话中毛泽东谈到他想同斯大林讨论的一些问题,并希望苏联党在尽可能的范围内给予帮助。毛泽东打算在莫斯科谈的问题如下:

1. 关于同一些小的民主党派(和民主人士)的关系。关于召开政治协商会议。

2. 关于联合东方各种革命力量和关于东方各共产党(及其他政党)之间的关系。

3. 关于同美国和蒋介石进行斗争的战略计划。

4. 关于恢复和建立中国的工业,其中包括(尤其是)军事工业、采矿工业,恢复和建筑交通道路——铁路和公路。在那里要把我们(中国共产党)需要的东西都讲出来。

5. 关于价值3000万美元的白银贷款。

6. 关于同英国和法国建立外交关系方面的策略(路线)。

7. 一系列其他重要方面问题。

毛泽东在对上述一切加以总结时着重指出:“应当就我们的政治方针与苏联完全一致方面达成协议。”

1949年1月10日,斯大林回电说:在目前局势下我们认为您应当把您的访问再后延一段时间,因为您现在到莫斯科来,会被敌人利用来指责中国共产党是莫斯科的代理人,这无论对中共还是对苏联,都没有好处。14日,斯大林再次来电提出:“我们还是主张您暂时推迟对莫斯科的访问,因为目前很需要您在中国。如果您愿意,我们可以立即派一位负责的政治局委员到您那里去,到哈尔滨或另一个地方,就我们感兴趣的问题举行会谈。”

此时,担心中苏关系被西方误解和利用是一个方面,淮海战役的巨大胜利也使斯大林看到了中共的力量和胜利的曙光。于是,酝酿很久的毛泽东访苏没有成行,米高扬作为苏共中央代表,于1月31日下午来到了西柏坡,2月8日凌晨离开西柏坡。整整7天多的时间,都是在和中共中央五大书记谈话,一半的时间是毛泽东主谈。

本来,米高扬遵照斯大林的指示就带着耳朵来,听听中国党和毛泽东同志的想法和主张,以及对未来的安排。由于现在这方面的材料很少,文字量最多的是米高扬1960年9月22日呈交给苏共中央主席团的一份报告,而这时两党的关系已经紧张,米高扬在报告中靠自己的回忆谈了许多他给中国共产党的建议,显然是不真实的。但是,我们起码可以从中看到,这7天多,毛泽东和其他几位中共领袖都跟他谈了什么。

1月31日晚上就进行了第一次谈话,主要是毛泽东介绍解放战争进程和中国共产党历史。这部分内容没有涉及米高扬所谓的提建议,应该是真实的。毛泽东介绍说:“为了在南京和上海地区一定取得胜利,就需要把林彪的精锐部队从北平地区调往中国南部和西部,使国民党没有可能从那里把增援部队调到南京、上海一带。北平地区的形势是复杂的,要在这里巩固下来,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同一次谈话中毛泽东着重指出:

共产党人是从对最坏情况的估计出发来制订自己的计划的。他们准备在稍事休整和训练之后用武力夺取这些城市(即南京和上海——米高扬)。北平事态的和平结局缩短了这些部队为进攻而休整和备战的时间。不仅这些部队为进攻而休整需要时间,而且为了如下情况也需要时间,这就是:

(1)为了消化和教育最近加入人民解放军的几十万被俘的国民党军队;

(2)为了整饬后方和恢复供给前线给养的被破坏的铁路;

(3)为了把枪支弹药从目前的制造地集中起来(因为这方面的储备很少),问题的复杂在于需要为美式、日式、捷克式和苏式的武器准备弹药;

(4)为了培训管理上海和南京地区的干部也需要时间,因为不能完全依赖地方干部……

(5)为了对南京和上海地区进行经济管理做准备也需要时间。那里粮食很少,需要储备粮食。我们还来不及为这些地区印发货币……

这些讲1949年解放战争进程和时间安排的内容应该是可信的。

主办单位:中共哈尔滨市委组织部 黑ICP备12002421号-3
技术支持:哈尔滨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