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工作 人才工作
干部教育 干部监督
自身建设 财务公开
党建动态
农村党建
街道社区 机关党建
企业党建 非公党建
党员管理
远程教育
典型事迹 政策法规
党史资料 党务问答
热点聚焦
警示教育
纪律提醒
廉政课堂
网上党校
社区大讲堂
农村大课堂
微型党课
关于开展全省国家安全知识 网上答题活动
【公示】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 2021年4月
【公示】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21年4月
【公示】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21年3月
【公示】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21年2月
 
【公告】 2020年度哈尔滨市公开招聘乡镇
深入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 扎实开展作风
用生命诠释忠诚 ——访“红色特工”刘光
2019年哈尔滨市拟录用公务员公示公告
驻村工作队:向阳而行,共筑美丽村庄
十九大代表——荀笑红
【公示】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20年9月
【公告】2020年哈尔滨市拟录用公务员公告
2017年哈尔滨市市直机关公开遴选(选调)
《中国共产党简史》第四章 夺取民主革命
哈尔滨先锋网信息页 >>返回首页
习近平三进下党|只要不开会,一年里半年的时间都在下乡
时间:2020-12-25 07:48来源:哈尔滨党员之家 点击:

在福建宁德,下乡访贫问苦是习近平的工作常态。在宁德工作的一年零十一个月内,宁德地区124个乡镇,习近平去过123个。他总是想方设法到基层去,了解百姓的所思所想、所苦所盼。人民在他内心具有最重的分量,基层是他去得最多的地方。

 

 

图片

1989年7月19日,时任宁德地委书记习近平一行前往寿宁县下党乡调研。

 

20世纪80年代,从宁德到寿宁县城,坐车要一天才能到,而下党是寿宁最边远的山乡,距离县城还有45公里。那时的下党仅靠峭壁岩石上一条荆棘丛生的羊肠小道与外界相连。没有公路,村民进进出出都要爬山,挑公粮到隔壁乡镇,来回要一天半的时间。没有公路,小贩们不敢挑液体物品进山,怕摔倒打碎了血本无归,所以村里七成的人没有尝过醋,一半人没吃过酱油……下党人就这样守着难以逾越的大山,也守着无法摆脱的贫困。直到建乡时,农民年人均收入仍不足200元。

 

无公路、无自来水、无电灯照明、无财政收入、无政府办公场所,外乡人把下党称为“寿宁的西伯利亚”。在福建工作期间,习近平曾九到寿宁,三进下党,指导扶贫工作。

 

1989年7月19日,习近平第一次来到特困乡下党。那是大暑节气的前四天,日头特别毒,习近平带领地直和寿宁县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行30多人,从县城乘车两个半小时到达平溪乡上屏峰村,从这里开始,就没有能通往下党乡的路了。古道崎岖,一眼望不到头,时任乡党委书记杨奕周拿着柴刀在前面砍柴草,一行人披荆斩棘,顺着河穿过去,步行了两个多小时,才通过这条“稍微近些”的路进了下党乡下党村。

 

因为过于偏僻难行,当时县里的干部很少到过下党。习近平是第一个到下党的地委书记。刚刚去过下党的县委书记也是为了给习近平打前站才去的。所以,当地老百姓说,“县衙”都没来过,“地府”就来了(他们称地委书记“地府”,也就是知府)。为了迎接第一位地委书记,下党的乡亲们自发在路上摆摊,隔上两三里就摆上一桶桶用当地土药材做的清凉汤,还有绿豆汤,老乡们连声说“路上辛苦了”。这让习近平非常感动。多年后,已是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习近平,还多次深情回忆这段难忘的经历,始终不忘“那一碗绿豆汤、那一杯草药茶”。

 

习近平一行人抵达后,在村口的鸾峰桥稍作休整。时任下党乡党委副书记刘明华记得,“习书记将换下来的白色汗衫挂在廊桥上,汗衫湿漉漉的,还滴着水”。紧接着,习近平马上就到鸾峰桥边上的小学里,现场办公。看到习近平这么辛苦,乡亲们想着要慰劳慰劳他,于是把在全乡找到的唯一的一瓶菠萝罐头,送到他面前。但习近平一口都没吃,而是让工作人员倒出来放在碗里,送给了旁边的一位老大爷,将自己的玻璃罐里灌上凉茶。午饭后,习近平又进村入户、访贫问苦。陪同习近平下乡的时任寿宁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连德仁,后来在日记里记录了这一天的行程:“往返乘车五个小时,步行四个半小时,开会座谈访贫两个小时,一路风尘,大汗淋漓,辛苦程度不言而喻……回到县城招待所后,许多干部才发现脚底、脚趾都磨出了血泡。”

 

习近平用“异常艰苦、异常难忘”来形容这一次下党之行。因为此行,下党乡也成了习近平心中的牵挂。此后,他又两次到下党乡调研、现场办公,协调解决当地的建设发展难题。

 

1989年7月21日晚,下党乡发生了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灾情严重。26日,习近平冒雨步行3公里,走了一个多小时赶到受灾最严重的下屏峰村察看灾情,慰问受灾群众。

 

1996年8月7日,已任福建省委副书记的习近平带领省交通、财政、民政、老区、扶贫等部门负责人再次来到下党乡。他察看了下屏峰村灾后重建的新村面貌和村尾的公路桥建设,并协调有关部门给予下党乡发展基金100多万元,帮助当地修建机耕路和发展生产。“七年来,我一直牵挂着下党。”习近平说。

 

三进下党,是习近平心系贫困地区发展的一个缩影。“只要不开会,一有点时间,习书记就要下乡去,一年里半年的时间都在下乡。”时任宁德地委政研室副主任李金煊说。李金煊曾多次跟随习近平深入基层调研,当时有政研室的同志总结,习近平到闽东后不知道“掀了多少锅盖、掀了多少桌盖、掀了多少铺盖”

 

时任宁德地委秘书长李育兴说:“习书记不仅一贯强调深入基层,深入群众,自己也始终以身作则。他要求各个部门都要到贫困地方去调查研究,带动解决实际困难,任何借口都不能成为不下乡的理由。”

 

在宁德,下乡访贫问苦是习近平的工作常态。在宁德工作的一年零十一个月内,宁德地区124个乡镇,习近平去过123个。当时没有通路的4个乡,他去了3个(后来因为调离,霞浦北壁没去成),每个乡都用了一整天时间。他总是想方设法到基层去,了解百姓的所思所想、所苦所盼。人民在他内心具有最重的分量,基层是他去得最多的地方。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题为《携手消除贫困促进共同发展》的演讲中深情提到:“25 年前,我在中国福建省宁德地区工作,我记住了中国古人的一句话:‘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至今,这句话仍然在我心里。”他爱民如子、视民如伤的拳拳之情溢于言表。

主办单位:中共哈尔滨市委组织部 黑ICP备12002421号-3
技术支持:哈尔滨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