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部工作 人才工作
干部教育 干部监督
自身建设 财务公开
党建动态
农村党建
街道社区 机关党建
企业党建 非公党建
党员管理
远程教育
典型事迹 政策法规
党史资料 党务问答
热点聚焦
警示教育
纪律提醒
廉政课堂
网上党校
社区大讲堂
农村大课堂
微型党课
 
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18年12月9日)
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18年11月16日)
《榜样3》专题节目在线收看
《榜样3》专题节目11月9日播出
哈尔滨市推荐黑龙江省优秀选调生人选公示
 
深入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 扎实开展作风
驻村工作队:向阳而行,共筑美丽村庄
十九大代表——荀笑红
2017年哈尔滨市市直机关公开遴选(选调)
【公示】关于公示2018年公务员考试哈尔滨
拟任职干部公示名单2016年11月11日
郑州探索“一征三议两公开”工作法,社区
关于公示2017年公务员考试哈尔滨市党群部
国家电网公司完善需求导向加强干部培训
关于公示2017年公务员考试拟录用人员的通
哈尔滨先锋网信息页 >>返回首页
严明纪律,从源头上净化政治生态 ——买官卖官典型案例扫描
时间:2017-05-02 11:05来源:哈尔滨廉政网 作者:-1 点击:

 “存在买官卖官问题。”

党的十八大以来,在中央巡视组的巡视反馈中,这样的字眼多次出现。而被查处的腐败分子中,不乏利欲熏心、买官卖官之流。

“吏治腐败是最大的腐败,用人腐败必然导致用权腐败。花钱跑官买官,一定在当权后用权力把钱千方百计捞回来。”习近平总书记对买官卖官深恶痛绝,多次强调“对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决不姑息,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记者梳理十八大以来查处的买官卖官典型案例发现,卖官者“论价封官”霸道蛮横的有之,任人唯“钱”荒唐“诚信”的有之,沦为老板“牵线木偶”助纣为虐的有之。这些腐败分子视公器为商品,肆无忌惮践踏党纪国法,严重破坏政治生态,教训深刻。

今年是换届之年,关键之时,更要严明纪律,坚决打击买官卖官,形成优者上、庸者下、劣者汰的良好局面。

霸道蛮横型:谁敢管我,谁能管我,谁能监督我

边飞,曾先后任河北省魏县、永年、大名三地县委书记,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56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边飞自认为阅历丰富、资格老,平素作风霸道,说一不二,曾叫嚣“谁敢管我,谁能管我,谁能监督我”!

边飞任大名县委书记后,该县一名副科级干部为调整职务找他“关照”。边飞头几次没有明确表态,只说:“会考虑,但你得懂‘规矩’。”这名副科级干部奉上20万元后,边飞将其职务调整为正科级。

边飞所称的“规矩”,是在他任永年县委书记时形成的——副科调正科多少钱、到县直主要部门当一把手多少钱、到乡镇当党委书记多少钱,都是明码标价。他任大名县委书记后,大名县有的干部竟悄悄到永年去“取经”,打探边飞的脾气秉性,学习送钱送物的技巧!

经查,永年、大名两县共有32名党政机关及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为职务调整给边飞送钱送物。

与边飞一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原副厅长谢晖同样以专横跋扈著称。他在自治区劳教、监狱系统担任一把手多年,大搞家长制、一言堂,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一把手变成了“一霸手”。

作为一把手,谢晖对干部的看法完全可以决定一名干部的成长进步,而他看重的往往是这个干部“会不会来事、能不能办事”。“会来事”的标准是逢年过节是不是“看望”他,调整提拔是不是“感谢”他;“能办事”的标准是能不能帮他办一些不合纪律和规矩的事,完全不顾干部的群众基础、能力素质和工作业绩。

经查,谢晖任自治区监狱管理局一把手的两年多时间里,收受数百名干部职工的礼金近千万元。提拔靠上级、办事靠关系,送钱送物“搞定”一切,成了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许多干部身心压抑、无心干事。

点评:边飞和谢晖心中无戒,心中无纪,对权力毫无敬畏,丝毫不把组织和干部群众的监督放在眼里,贪腐起来肆无忌惮,卖起官来丧心病狂,为祸一方。在他们治下,一些德才平平、投机取巧的人屡屡得到提拔重用,踏实干事的干部却没有进步的机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选人用人“逆淘汰”现象。

边飞和谢晖案警示我们,必须抓住“关键少数”,加强对一把手的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有权必有责、用权必担责、滥权必追责的制度安排。必须坚持民主集中制原则,严格按程序决策、按规矩办事,健全监督制度,坚决杜绝一言堂、家长制。

荒唐“诚信”型:事办不成不收钱,收了钱一定办事

山东省菏泽市委原常委、统战部长刘贞坚买官卖官案,曾被中组部公开通报曝光。

刘贞坚,曾任巨野县委书记,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5415日,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经查,刘贞坚5年受贿116次,受贿总额高达858万余元,其中,收受41名下属买官贿赂739万余元,是典型的“卖官书记”。

刘贞坚何以长期贪而不倒?其所谓的卖官讲“诚信”是重要原因。他有一个“原则”:事办不成不收钱,收了钱一定办事,办事不顺利无法如愿的,也要想方设法“补偿”。正因这种“诚信”,巨野县干部对刘贞坚的“办事能力”深信不疑,也正因为此,刘贞坚卖起官来肆无忌惮。

刘贞坚交代,他收受贿赂主要收党政干部的钱,尽量不收企业老板的钱。他认为这样“安全”,相比收老板的钱更“保险”一些。刘贞坚的卖官行径很快在巨野县乃至菏泽市逐渐传开,当地私下还流传着一句话:“想办事找大嫂!”这个大嫂指的就是刘贞坚的妻子江某某。

下属直接给刘贞坚送钱的时候,碍于面子,刘贞坚往往会拒绝。他认为,让妻子出面收钱会更隐蔽,也相对安全一些。于是,刘贞坚直接把“前台”收钱的任务交给了江某某,自己坐镇幕后指挥,夫妻二人唱起“双簧”,开起了“夫妻店”。在刘贞坚的卖官所得中,除两笔以外,其余都是通过其妻子江某某收取。

无独有偶。安徽泗县原县委书记晏金星也被当地干部群众私下称为“帽子书记”。晏金星,自20022月至20129月在泗县历任组织部长、县委书记等职,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49月,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晏金星用权任性,只要花钱就给发“帽子”,而且十分“仗义”:只要出得起钱,想要什么帽子就给什么帽子。据报道,晏金星在泗县任职十年间,受贿600余次,“卖官”近百次!

点评:刘贞坚和晏金星的荒唐“诚信”,给了踏实干事的“老实人”一记响亮耳光,等于给买官者吃了一颗定心丸——只要舍得花钱必有回报。长此以往,明规则式微,潜规则盛行,对政治生态的破坏无以复加。

刘贞坚和晏金星案警示我们,必须严肃党内政治生活,教育党员干部同党内政治生活的不良积习作斗争,防止党内政治生活庸俗化、随意化、江湖化。必须突出问题导向,压实责任,加强选人用人监督问责,营造风清气正的政治生态。

牵线木偶型:老板成了“地下组织部长”

李云忠,曾任云南省曲靖市委组织部长、市委副书记等职,因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20165月,二审维持一审原判,被判处无期徒刑。

李云忠在曲靖任职期间曾说,他作为组织部长,虽然决定不了由谁担任县委书记、县长,但向书记推荐人选的建议权还是大的,一般县领导班子成员他还是有“决定权”的。

拿人钱财的李云忠,把严肃的组织人事工作视同儿戏。一次,一名买官者在向他行贿后,对他安排的职位不满意,居然在市委召开常委会议前公然向其叫嚣并“摊牌”,害怕“东窗事发”的李云忠不得不照办,在常委会上极力建议,撤销了该议题。

老板徐某看准李云忠爱财,投其所好,用利益当诱饵,等李云忠“上钩”后,再加以胁迫,使李云忠变成了“牵线木偶”。因为收受了徐某贿赂,李云忠在徐某面前毫无尊严。徐某多次要求李云忠提拔其“推荐”的干部,李云忠都有求必应。徐某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下组织部长”。

徐某嚣张跋扈,在李云忠升任曲靖市委副书记后,还多次“提议”要给李云忠配备秘书和副秘书长。李云忠忍无可忍,拒绝了他的要求。见李云忠不“听话”,徐某直截了当地要其退还贿款,两人最终反目。

与李云忠不同的是,福建省南平市检察院原党组书记、检察长娄彩敏对老板言听计从,还怡然自得。201412月,娄彩敏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老板陈某某和娄彩敏相识多年,鞍前马后办了不少事,南平很多人都知道他是娄彩敏的“兄弟”。一些人找娄彩敏办事,甚至检察系统干警调动、调整都通过陈某某找娄彩敏说情,大都如愿,当地人都称陈某某是南平市检察院的“常务副检察长”。严肃的组织人事问题,被娄彩敏搞得乌烟瘴气。一次酒后,娄彩敏甚至得意地对别人说:我可能提拔不了你,但我可以让你不被提拔!

点评:李云忠之流,什么钱都敢拿,什么钱都敢花,以致倒在了“糖衣炮弹”下,成了老板的“跟班”。老板为他们奉上的山珍海味、奇珍异宝,就是有毒的诱饵,一旦吞下,只能处处受制于人、时时受到胁迫。

势利之交,难以经远;奔竞夤缘,难得善终。李云忠和娄彩敏案警示我们,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必须自觉净化社交圈、生活圈、朋友圈,做到君子之交淡如水,“官”“商”交往当有道,决不能把商品交换那一套搬到党内政治生活和工作中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全面从严治党的发条越上越紧,对于买官卖官的惩处措施越来越严。《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中明确要求,坚决禁止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等行为,坚持正确选人用人导向。《党纪处分条例》明确,违反干部选拔任用规定,最高可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现实一再警示我们:用错一个人,凉了一群人;一个腐败分子为官,一大片事业遭殃。选人用人,国之大事。选什么人就是什么样的风向标,就有什么样的干部作风,乃至就有什么样的党风,不可不慎。(本报记者李志勇)

主办单位:中共哈尔滨市委组织部 黑ICP备12002421号-3
技术支持:哈尔滨新闻网